變成甜甜圈的Y染色體

這個頑皮的Y染色體,把自己頭尾連起來,變成一個漂亮的染色體圈圈…

不過,這害到了它的主人,造成無精子加不孕症。

–其實臨床上很多男性不孕,是因為Y染色體異常的關係,上述例子其實不算少見,一般除了不孕,沒有其他症狀,所以不知道自己有這情況。如果有不孕的情況,建議先檢查一下血液染色體,確定原因,再決定下一步如何治療。

孕前全基因檢測配對

現代人不敢懷孕的原因之一,是怕未來的小孩,會有嚴重的先天異常。

這種擔心不是沒有原因,因為許多罕見疾病,事前都沒有徵兆,這是因為男女雙方都有相同的基因帶原,不會有症狀,家族史可能也沒問題,難以預測。

不過,現在有一個精確的方式,就是用全基因檢測,將男女雙方的基因全部列出,再比對有無會造成先天異常的基因。

就像圖中這對新婚夫婦,身體都很健康,做了孕前全基因檢測配對,很巧的,雙方都有罕見的ETFDH基因異常帶原,這代表胎兒會有1/4的機會發生「多發性醯基輔酶A去氫酶缺乏症」(Multiple Acyl-Coa Dehydrogenase Deficiency),這是一種嚴重的新生兒疾病。

當然 這基因只是一個例子,大家較常聽到的SMA也是,其實,現在已經知道有一萬多種基因疾病,雖然都是罕見疾病,但是加起來,數目不算少。

目前產前檢查,仍是以染色體為主,會造成更多異常的基因卻沒檢查,這時,孕前全基因檢測配對是個安全且完整的好選擇。

基因檢測分析憂鬱症及胃癌

看到陳女士的全基因檢測結果,訊息明確顯示,她應該是個憂鬱症患者,我猶豫了一下,該向她確認這件事嗎 ?

陳女士陪先生一起來我這裡檢查基因,主要的原因是先生有不明原因的心臟肥大,及鬱血性心臟病 ; 陳女士則因為家族有胃癌及胃食道逆流病史,想確認是否為基因的問題。

老實說,要說明這兩位的報告,我要準備比平常更多 ; 因為兩位都是美籍人士,也都具有生醫博士學位,以他們的學歷背景,應該會與我深入討論每個問題基因的分子機制,而且要用全英語說明。

先講她主要擔心胃癌的問題。因為沒有重大的單一癌症基因,代表的胃癌的機會其實不大 ; 但是多基因分析顯示她胃癌及胃食道逆流的風險較高,胃食道逆流是胃癌的危險因子,這代表,對她而言,避免胃食道逆流是避免得到胃癌重要的關鍵。

她說,自己的確有嚴重胃食道逆流,就如同多基因分析的結果一樣。

整個單基因分析表中,重要的基因變異只有 SLC6A4,這可能會引起憂鬱症 ; 同時多基因分析多個模式也都顯示,她的憂鬱症的風險很高 ; 不過,在之前諮詢時,她並沒有提到自己有無憂鬱症。

為了完整分析,我先解釋SLC6A4基因異常的作用,再問了她是否有憂鬱症 ?

她驚訝的證實,包含她自己及父親,的確都有憂鬱症…

將真正病因找出來,對疾病控制會很有幫助 ; 我與她討論了SLC6A4這基因異常時,需要注意的地方,及建議的治療方向。

因為她的知識背景,整個說明過程反而出奇地簡單順利 ; 體驗到基因分析可以做到這樣的程度,她表示真的超出她的想像。

最後她說,張醫師,感謝你,這些資料對我很重要。

隱藏在心靈深處的癌症危險因子

要避免生病或是疾病復發,就要將相關的危險因子找出並修正 ; 不過,不是每個危險因子都這麼容易辨認,它可能躲在讓人找不到的地方。

王小姐先罹患乳癌,最近又得了胃癌,面對一連串疾病打擊,她想知道是不是因為基因異常的關係。

我幫她做了最完整的全基因定序(whole genome sequencing),結果顯示,她的單基因沒特別問題,但多基因分析發現,她的確有乳癌及胃癌的先天體質。

一般而言,即使有多基因異常造成的疾病體質,還不一定會生病,通常要有相對應的危險因子誘發,疾病才可能發生。所以分析的重要一部分,要細心找出這些危險因子,這樣才能掌握關鍵,避免疾病發生。

她的生活習慣相當好。接下來我開始與她聊有無情緒上的壓力,她的回答都很正面積極,沒有情緒困擾 –但實在是太正向了,什麼都很好,我告訴她 : 把自己內心真正的感覺說出來很重要。

這似乎讓她想到一些事情,她開始提到 : 她的母親早亡,在很年輕的時候,父親也不行了,臨終前告訴她,要好好照顧弟妹。她說,從此她覺得身負重擔,壓力很大。為了這責任,她變成一個什麼都好的好姊姊,但也讓她長期忽略自己的感受,壓力沒有對外宣洩的通道,向內開始影響她的身體,加上先天基因的作用,促成疾病。

她說完,我發現她眼中泛著淚光,不過,卻是令人欣喜,因為終於把隱藏在內心深處的生病關鍵抓出來了。

確診孕婦與血栓

日前一位確診孕婦母嬰雙亡,想到這位媽媽永遠無法過母親節了,令人感傷。

後來發現原因是血栓造成的。從基因學的角度來看,應該是這位孕婦本身有血栓體質,感染新冠肺炎後,誘發血液凝固,造成肺動脈阻塞。

可以事先知自己道血栓體質嗎 ? 答案是可以,就像以下的實例 :

C先生(德國人)健康良好,來我這裡做檢測的原因之一,是他母親曾發生肺栓塞,加上肺炎疫情,他想多了解自己是不是有發生血栓的傾向。

全基因報告上,第一個就看到C先生有F5基因的異常。這基因有問題時,會容易凝血,也就是有容易發生血栓的體質。最新的資料庫,還特別註明 F5基因的異常會造成 “ 因凝血異常造成的嚴重新冠肺炎“ (Susceptibility to severe 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19) due to an impaired coagulation process)。

先知道自己有這基因異常,就像個保命護身符 ; 當身體突發異常時,可以在第一時間想到檢查是否為血栓引起的,並及早採取預防措施,不然通常都是在沒有明確線索的情況下,做了一堆檢查,直到很嚴重時,才發現是血栓造成的問題 (這位確診孕婦是解剖後才發現)。

現在新冠肺炎確診人數暴增,如果知道自己有血栓體質,預防性用藥加上檢查血栓指數,有機會可以避免發生肺栓塞這種可怕的併發症。

做了全基因檢測後,也可以用多基因風險分數分析,自己染疫後會不會有發生嚴重症狀的可能性。這些數據來自世界上數百萬肺炎患者的基因資料庫,具有相當的可信度。 

SLC6A4基因異常造成國三女生憂鬱及異常行為

吳小妹妹的媽媽說 : 有一次女兒在車後座,忽然間,用繩子將我脖子勒住…   

聽到這裡,當下浮現莫名不安的焦慮 ; 事後想起來,我其實是在擔心,不知道小妹妹的家人會不會將她與惡靈附身的事情聯想在一起。

吳小妹妹是憂鬱症患者,國三學生,外表清秀,但神情凝重,我感覺她應該剛剛哭過。升學壓力,加上讀的是嚴格的私校,讓症狀更嚴重,媽媽說她有自殘行為,手伸出來之後,我看到她手上都是刀痕。

正常時,吳小妹妹卻是個貼心乖巧的女孩。媽媽說,有一次女兒大老遠從學校提了一壺熱水回來,原因是她覺得媽媽每天煮熱水很辛苦,要幫媽媽分擔一些事情。

對於吳小妹妹憂鬱及行為異常的真正原因及治療方向,家人希望了解更多一點。

全基因檢測報告打開之前,我有個直覺,不會又是SLC6A4基因的問題吧 ?

報告打開,第一個看到正是SLC6A4基因的異常,這基因異常時會影響血清素,這是種腦中神經傳導物,調節異常時會影響知覺及情緒。 

這報告解開了小妹妹為何會有這些怪異的行為的原因 : 她的情況,其實是先天基因造成的腦部知覺異常,加上後天環境,特別是升學壓力,交互作用的關係。

我猜很多人會不解,憂鬱不就是遇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造成心情低落而已嗎 ? 實際上,我由分析眾多病患基因經驗來看,應該不少人其實是因為腦部細胞運作異常的關係,讓人不容易脫離憂鬱的情緒。

治療首選是血清素調節劑,其實身心科醫師有開藥給她,但是因為頭暈的副作用會影響考試,她並沒有規則吃藥。

另一個治療方向,就是調整環境及想法,包括家人的支持 -後來媽媽回報好消息 : 在調整了作息之後,目前小妹妹的情況已經穩定許多了。

吳小妹妹妳不要害怕,就像其他疾病一樣,妳只是變化發生在腦部而已,這疾病在現代的醫學有辦法醫治,我們都會保護及幫助妳。

一個很容易忽略且問題大,代號叫做 ‘MODY’ 的糖尿病

陳媽媽六十多歲開始出現一連串嚴重的健康問題,包含糖尿病、腎功能異常及視力異常,後來眼睛開刀,而且目前需要終身洗腎。

貼心孝順的女兒,覺得應該還有些可以注意及預防的關鍵,為了避免未來其他的重症,同時為了自己的健康,帶著父母親,一起做全基因檢測。

我一眼就看到陳媽媽的基因報表上,有個GCKR基因異常,這是個關鍵基因,她一生嚴重的健康問題全由它而起。

GCKR基因異常時,會造成胰島細胞無法有效製造胰島素,導致年青人成年型糖尿病(Maturity onset diabetes of the young ,MODY),大約在20-30歲開始會發病。

整個事情串聯起來,就是 : 陳媽媽因為GCKR基因異常,年輕時應該就開始有糖尿病了,但是因為沒發現,身體器官持續受影響,而慢慢造成後續眼睛及腎臟的一連串的併發症。

她的新陳代謝科主治醫師的說法也呼應了這情況,他告訴陳媽媽 : 她血糖高,應該早就有而且已經持續很久了,才會有這些併發症。

陳媽媽是個典型傳統的台灣女性,個性壓抑,刻苦耐勞,不喜歡麻煩別人,有事都放在心裡,獨自承受,我想,這是她糖尿病一直沒被發現的原因之一。

MODY可怕的地方是,它很容易被忽略,因為年輕人一般不會聯想到糖尿病,也不會想到要檢查血糖,因為較早就受糖尿病的作用影響,併發症更大。

我在想,診斷為糖尿病人之中,實際上應該有不少是MODY,這作基因檢測就可得知。 這不單是為了早期治療,同時也是為了子女健康著想。

其實,血糖只是一個例子,人類全部疾病數目可能多到好幾萬種,實在太多了,但又不是每個病都要小心提防。良心的建議是,直接作一次全基因檢測,把自己獨特需要注意的健康問題完整列出。

好消息是,陳媽媽在女兒的幫忙照顧下,其實目前都穩定 ; 而且,女兒的全基因檢測結果,顯示她沒有遺傳到這異常基因,她的血糖也都正常。

針對SLC6A4基因變異造成的憂鬱症治療

看到這一對夫妻的基因結果時,我愣了一下,因為兩人都有SLC6A4基因變異 –這基因與憂鬱症有關,但是他們兩位看來實在不像有這情況。

林先生及太太是一對年輕的夫妻,來看門診僅是因為林先生有蠶豆症,他在其他醫院做過並收到了台灣精準醫療計畫(TPMI)的報告,但是因為覺得報告沒有得到想知道的細節,後來在我建議下,他們們做了全基因檢測,將基因體完整的檢查。

這對夫妻言談輕鬆正常,而且出色的外型令人映象深刻,特別是女生,會讓人聯想到明星。我在想,接下來解釋報告時,若是問他們有無憂鬱症方面的困擾時,會不會太唐突了點 ? 而且還那麼巧,兩個人都是。

後來解釋報告時,我試探問了這問題,確認倆位都是憂鬱症患者。

林太太說,她是從年紀很小的時候,沒有什麼外在的因素影響,就已經有憂鬱症的情況。後來用血清素調節劑,一直控制得很好,先生也是。

難怪看不出來。SLC6A4這基因造成的情緒異常,與血清素調節異常有關,用血清素調節劑是精確的治療藥物。

她說 : 「真的好準」,我覺得更高興的是,基因檢測的結果不但找出生病的原因,也幫忙確認了正確的治療方向。

來自罪惡感的心理壓力

林女士來我這裡檢查基因的原因,與她一生的遭遇關係很大。

她有三個小孩,其中兩位生下來都有精神及運動方面的異常,為了讓小孩能接受更好的復健及順利長大,她放棄了原來很好的工作,任勞任怨,全心照顧這兩位小朋友及家庭。

整個過程承受還相當大的心理壓力,周遭的人覺得小孩會有異常,都是她的關係。

最近加上父親罹癌,母親腦出血,讓她壓力更大。

母親過世的那一刻,她因故來不及見母親最後一面,這讓她一直無法原諒自己。

她開始出現自律神經失調的症狀 -心悸、慮病,一直擔心自己是不是身體有潛藏的問題。

她其實有先做過身體健康檢查,除了輕微糖尿病之外,沒有特別問題。

後來基因報告出來了,我告訴她,基因也沒什麼特別問題,看來不是個先天容易生病的人,只有在多基因分析顯示,她的確有較高的糖尿病風險,與她健康的情況相符。

所以她的關鍵是來自罪惡感與自責的心病 –包括小孩先天的問題,以及沒照顧好母親等。

人天生有慈悲心及責任感,但是有可能在沒達到別人或自己的期待情況下,透過不適當的信念,轉變成不必要的罪惡感。

罪惡感就像無形的包袱一樣,過去加上現在的事情,一個個揹在身上,讓她已經承受過度的負荷。

我向她保證,全部的基因都列出來給她看了,她的基因體質很好。她這一生做的已經比平常人超出太多,沒理由責怪自己,現在要做的,就是整理想法,清理心理,將這些不必要的罪惡感包袱,一個一個認出並卸下來。

憂鬱症,甚至是其他精神異常的患者,可能是基因異常造成的

最近連續分析好幾個憂鬱症者,加上過去看到的基因結果,我猜測應該實際上,有相當的比例憂鬱症,甚至是其他精神異常的患者,其實是基因異常造成的。

二十出頭的林先生,從小就持續被沮喪情緒的困擾,被診斷有憂鬱症,或是亞斯伯格症,他覺得常有腦霧的現象,會有幻聽幻覺,不時會冒出自殘的念頭,其他症狀還包含身體的運動無力感等。

與他對談時,發現他說話方式或思考也相當異於常人,說話小聲緩慢低沉,語調缺乏平仄變化,極度內向。

他覺得心理及身體真的是一團糟,想了解是怎麼回事。

基因報告出來了,我直接看到他是GNAO1基因出了問題,這基因負責細胞訊號傳遞,異常時會造成神經細胞功能失誤。

GNAO1基因異常時,典型的症狀會有腦病變,但不同人之間,症狀變化差異極大 ; 有些會有明顯神經系統構造異常,併發癲癇或身體不自主運動 ; 有些會有精神問題,例如自殘。

仔細分析比對之下,發現他的症狀算輕微,沒有他想的那麼糟糕。

其實他家庭中,有個弟弟更嚴重。弟弟除了憂鬱症之外,還疑似有知覺失調症(過去稱為精神分裂症),嚴重自殺傾向,腦部影像檢查說是有構造異常,我猜弟弟應該也有這基因的異常。

林先生說他有用過血清素調節劑治療,但頭暈副作用很大,讓他不大願意吃這藥,由他的基因來看,其實他的治療關鍵也並非血清素。

雖然目前暫時沒有能完全治療GNAO1基因的藥物,但透過醫療文獻資料庫,都可以找到相關治療方向,或是其他醫師遇到相同疾病的治療經驗。例如最近一篇研究,就指出gabapentin這藥物可改善部分症狀。

為何基因會影響精神 ? 這是因為基因會影響細胞的功能,或神經傳導,這些都是大腦維持正常知覺重要的因素。長時間、沒有特別原因造成的憂鬱,應該要評估檢查基因,因為這與精確治療方向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