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外補充營養品提升健康 ? 小心吃錯更傷身 !

林先生(化名)是個藥師,因為身體幾個不明原因的不適,來我這裡,希望由基因的角度來看他的身體問題。

我發現他有個APOE基因的異常,這基因異常蠻常見的 ; 我自己的資料庫中,有13%的人有這變化,會造成年輕時膽固醇就高,及增加老年時失智的風險。

失智沒有效的藥可用,只能加強預防 ; 不過好消息是,好好控制膽固醇,失智的風險就會降低,這是精準預防醫療的一個例子 : 有 APOE基因的異常的人,要提早加強控制膽固醇,預防失智。

好在他早就發現自己膽固醇高,已經在吃藥控中。

不過,接下來要說的,才是本文重點。

林先生說他有在補充”鋅”,鋅是讓細胞正常作用的重要營養元素,應該很多人都有在吃。

這裡我就要幫忙指點他一下,因為很多研究都發現,鋅會干擾APOE基因的作用,加速失智症的機會。

意思是,有APOE基因的異常的人,就不適合額外補充鋅,免得雪上加霜,讓自己更容易得失智症。

因為林先生是藥師的關係,當下給他看了相關研究論文,他愣了一下,沒想到會有這種事。

了解自己獨特的身體特性,精準掌握健康方向

兒童說話障礙,可能是基因異常所造成

新年了,講一個勵志的故事。

年輕的陳先生(化名),為了想查清自己有沒有家族疾病的異常基因,與太太來我這做基因檢測,檢查結果大致正常  –除了一個ZGRF1基因變異之外,我可能要確認一下。

這基因會造成 “兒童言語失用症”,有這這疾病的人,特別是小男孩,會難以精確地控制說話的肌肉群,也就是所謂 “大舌頭”,造成說話表達有困難。

但是我眼前的陳先生說話卻是字正腔圓,表達相當清楚,連我都有些懷疑這基因檢測是不是做錯了 ; 不過,我還是試探性問一下,他小時候,語言發展是不是都正常 ?

聽到我問這問題,他表情有些驚奇,好像我怎麼突然會想到問這事情…

似乎是記憶猶新,他馬上回應我說 : 他小時候的確有大舌頭,發音困難的現象。不過他決心要改善這情況,每天就對者鏡子,練習講話,修正自己的發音。

訓練應該效果不錯,現在我看到的,是一位說話語氣穩定,表達清楚有自信的年輕人。

當然他小時候不知道自己有這基因的問題 ; 現在科技發達了,先知道有這基因的問題,治療方向將更明確,應該更容易克服。 他的實例,告訴我們,即使有先天基因問題,先認清並接受自己的缺陷,找出對策,經過訓練調整或修正,透過後天的努力,缺陷可以克服,一樣有機會可以做得很好。

多基因風險分數分析

林先生(化名)是我最早開始分析的案例之一,當時他已經是胰臟癌末期,來我這裡檢查基因,希望找出生病的原因,以及治療的方向。

當時我幫他做了全基因定序(whole genome sequencing ; 還有其他的檢測選項,這裡先略過不講),不過,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結果沒看到任何一個癌症基因。

這代表這次檢查沒能幫上忙,帶著抱歉及擔心的情緒,我只能就客觀的結果說明給他聽,之後他就回中部了,不過,事後我仍然一直惦記這件事。

這禮拜我剛完成一個新的「多基因分析系統」,就先拿林先生的基因體資料來解析 ; 完成後 , 一看到電腦的結果圖表,老實說,讓我張大了眼睛,百感交集,心想如果在他沒生病之前,就先知道這結果,哪該有多好…..

如圖中方析結果顯示,林先生的胰臟癌是多基因因素所造成,他有最高的風險分數,是一般族群的第100百分位 -代表他具有超高風險,如果加上不良生活因素,很容易會有胰臟癌。

許多成人世界的疾病,例如癌症、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及失智等,常常是因為眾多、但影響較小的基因異常的結合效果造成的,所以這類疾病,用單一基因的角度,可能會看不到原因,但透過多基因分析,可以讓隱藏在基因體中的深層訊息現形。

當然對他而言,現在已經來不及 ; 如果在沒生病之前,我先知道這結果,就會先幫林先生安排適合他的健康規劃,預防或避免他發展到胰臟癌末期。胰臟癌不容易被發現,一般人也不會想到去檢查胰臟,但是像這樣明確基因體訊號,一定要特小心。

上次看到林先生,已經過了有兩年了吧,胰臟癌的死亡率高達九成,我該試著連絡他說明更新的報告嗎 ?

註 : 這方式是利用多基因風險分數(polygenic risk score,PRS)計算,分析時需要下載相關疾病的統計總結資料,並用大量台灣人基因體資料做對照組。目前資料庫有超過數千種的疾病或身體特徵可下載分析,除了各種癌症、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及失智外,還有智力、體重等許多身體特徵可分析預測。

RAD51C基因異常與癌症, 及精準預防復發之道

王女士(化名)曾經是個商場女強人,只是在幾年前生意開始下降,當時,公司開門,每天的基本開銷就是三萬塊,一年下來已累積虧損一千萬,但因為好強的個性,她沒有把這個情況讓員工或其他人知道,獨自默默承受極大的心理壓力

然後禍不單行,接下來她被檢查出已經是卵巢癌末期,在這個人生重大轉變期, 她把公司結束了,同時接受手術加一連串的化療。

壓力減輕之後,神奇的是,末期的癌症,居然控制穩定,很長時間都沒有再復發的跡象。

她的先生拿出一本厚厚的筆記給我看,上面都是檢查紀錄,只是最近發現腫瘤指數有稍微上升的跡象,不過還在正常範圍內。

因為擔心是早期的復發,她來我這邊檢查基因,並尋求更精確的對策。

後來基因檢測找到生病原因了,她身上有一個RAD51C基因的異常,這個基因是負責DNA 突變的修復,當有這個基因問題的時候,身體對於修護已經突變的能力會下降 ; 其實人每天身上都會有些突變發生,當處理這些突變的能力下降之後,累積的突變可能會產生癌細胞。

不過,做為第二道關卡,免疫系統會消滅這些癌細胞 ; 但是當有重大情緒壓力時,會抑制免疫系統的作用,讓癌細胞有機會生長,進一步變成不受控制的惡性腫瘤。

所以王女士的情況是 : 先有先天癌症基因,造成容易冒出癌細胞的體質,加上後天重大壓力因素影響免疫系統的作用之後,形成癌症。

基因檢查的結果會讓我們看到精準醫療的方向。我建議使用PARP抑制劑,這是個標靶藥物,有精巧的藥物設計 : 當有RAD51C基因突變的癌細胞試圖進行細胞分裂生長時,透過這藥物的作用,反而會殺死自己,這樣,癌細胞就難以複製生長,效果很好。

我發現,王女士穿著很樸素,她還帶了一個一般人會覺得丟臉而不敢戴的帽子 –前緣已經缺了一大角,許多線頭垂下來,這應該與他過去商場女強人的形象相當不一樣。很多人在大病一場之後,才會領悟,放棄過去的偽裝,並重新發現真正自己。如果大家有注意抗癌成功人士的經歷,通常都會發現,當接受自己真實內在生命力,內在衝突壓力化解之後,疾病就會消失。站在預防醫學的角度,心理心靈的重要性真的不容忽略,但卻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因素 ; 當然透過基因檢查,先知道自己的健康弱點及預防之道也很重要。

受精卵變癌症

受精卵變癌症 ? 一個可能大家想都想不到的情況。

會造成這樣,簡單的說,是精子惹的禍,將套數不對的染色體帶到卵子,其中一種情況,是兩隻精子硬擠到一個卵子中。

最近實驗室檢查到一個流產組織染色體的案例,病人因為不孕,接受精子顯微注射併植入,結果發展成葡萄胎,葡萄胎具很強的細胞分裂活性,有相當部分會具侵入性,或變成絨毛膜癌。

因為精子顯微注射只會注入一隻精子,所以這案例中,最有可能的情況,是注入一隻 ”沒分裂完成,相當於兩隻合體的精子(46,XY)”,而造成這案例產生 “部分性葡萄胎(partial mole)”,這可以由SNP染色體晶片的訊號推論得知。

為何會變成癌症 ? 可能原因,應該是兩套來自精子的染色體同時存在,造成雜合性缺失的關係,這情況與之前提到近親通婚的案例類似。

好在部分性葡萄胎變成癌症的機會較低,經過處置,後續應該就沒事了。

不孕男性血中是女性46,XX染色體

實驗室的同仁要我確認一個奇怪的案例 : 受檢者男性,血液染色體卻顯示是女性46,XX染色體。

這位林先生(化名)因為不孕的關係,來做檢查,他還做過精液分析,發現是無精症。

為求慎重起見,我們請他來一趟,進一步分析病史、諮詢及確認。

看到林先生,他的外型與想像不一樣,是一位粗曠、有點像大哥的型男。

原來他因為再生不良性貧血,做過骨髓移植,捐贈者是親妹妹,組織抗原幾乎完全相符,妹妹的骨髓造血細胞之後取代他原有的幹細胞,所以血液染色體顯示是來自妹妹、女性染色體。

這代表他身上組織是男性,血液是女性,應該就是造成他不孕的原因。

這會對身體有無其他影響嗎 ? 我也不知道,因為第一次遇到這種案例,文獻也很少,所以進一步細問他,身體還有其他的變化嗎 ? 他說,自從移植之後,原來暴躁好爭執的脾氣不見了,變成較溫和且善解人意。

看來這移植不但救了他的命,女性染色體在他血液中,也改變了他的心靈。

近親通婚與一連串的疾病

王女士(化名)的一生較為坎坷 : 她30歲的時候失去聽力 ; 36歲的時候罹患乳癌第三期 ; 最近47歲的時候罹患子宮內膜癌。

對於身體一連串的疾病,她想知道原因到底為何 ?

我們幫她做了相當完整的基因體檢查,發現她染色體有個較特別的現象 : 染色體有相當多雜合性缺失 (AOH,Absence Of Heterozygosity) 的現象,占全部染色體長度的7%左右。

AOH這個名詞,意思是同一對染色體上的特定區域,兩邊都一樣,造成基因失去該有的複雜性。多雜合性缺失會造成隱性疾病、基因銘記疾病或癌症。

但她染色體上怎麼會有這現象 ? 細問之下,答案出來了,是近親通婚造成的

–她的外婆及祖母是親姊妹。

透過基因檢查,解開了她身體一連串的疾病之謎,與近親通婚有關。

X染色體脆折症基因灰色地帶會不會有影響 ?

應該很多懷孕媽媽都做過自己的X染色體脆折症基因檢測,這裡我想講一個常見,但很少被提及的重要細節。

在台灣,這是僅次於唐氏症,第二常影響智力的基因疾病,在聽報告時,大家可能只注意結果正常或不正常(準突變或突變),不過在這之間,還存有一個灰色地帶(gray zone allele)或中間型的分類,若沒有特別說明的話,它一般會被歸類於正常範圍。

今天要講的就是灰色地帶,它發生率蠻高的,約100個人有1 – 5個人會有這情況,最近基因遺傳醫師都開始在注意它,為它可能會有負面影響,需要注意。

X染色體脆折症是因為序列中有太多的 ‘CGG’重複片段,長得像這樣 :

…CGGCGGCGGAGGCGGCGGCGGCGGCGGAGGCGG…

大家可以注意其中有幾個 “AGG” 穿插在中間  -這是個重要關鍵,先賣個關子。

‘CGG’重複次數45次以下時算正常,大於55次以上時就算不正常(準突變) ; 灰色地帶的定義是重複片段在45到54次之間。

這X染色體脆折症基因(FMR1)有個麻煩的特性 : CGG 重複片段長時,到下一代會增生變更長,讓下一胎有較嚴重的疾病 ; 灰色地帶也會讓CGG 重複片段增長,機會是0.8 – 3%。

不過有個重要因素,會決定 CGG 重複片段是否會增長 : 就是 AGG的數目 ;

AGG數目越多,CGG就越不會增長,對下一代的影響就越小。

一般而言,若是CGG 重複片段59次以下,AGG數目在2 次 以上,就沒問題。

建議在看報告時,可以問清楚。

基因體定序重分析的重要性

看起來明顯是基因異常造成的疾病,但是做基因檢測卻沒結果,該如何處裡 ?

答案是 : 一段時間之後,用最新的資料庫,再重新分析基因定序資料。

林小姐(化名)一直受到莫名腹痛的困擾,為此開了幾次刀,做了很多檢查,都找不到原因。後來發現,尿液及糞便中有紫質症的反應,但血液中沒有,在高度懷疑紫質症,但需要確認證據的情況下,做了全基因外顯子定序(WES),不過沒看到這疾病相關基因異常。

她後來來我這,討論的結果,因為WES會漏掉約15%的基因變異,所以決定再做一次最完整的全基因因定序(WGS)加上染色體晶片,這應該是目前可以做到第二完整的檢查 (最完整的是第三代定序,但是太貴要幾十萬)。

找到確定的病因很重要,因為這怪病,她必須常到醫院做檢查或開刀,像是無窮盡的循環,非常折磨人。

不巧的是,這次全基因定序(WGS)的結果也沒特別發現…

紫質症是與基因相當有關係的疾病,WGS會將所有基因變異全部列出,如果連WGS都沒看到致病基因,一個可能的情況,是基因的變異還屬於未知。  

這時需要重分析。

近年基因資料庫累積的速度相當快,我之前有些找不到原因的案例,一段時間之後,在用最新的資料庫比對,就找到致病基因。

所以做基因檢測,後續的重分析及說明更新分析資料相當重要 ; 秉持完整及永續服務的信念,我相當重視這步驟,為此寫了一個重分析程式系統,可以自動幫我完成這工作。

目前只好請林小姐再等我們進一步的消息了。

腦性麻痺可能合併有先天異常

最近幫一位小朋友做全基因分析,他原來的診斷是腦性麻痺,不過一位兒科醫師覺得,小朋友是不是還有潛在的先天異常,需要進一步確認。

如果有其他先天異常沒發現的話,可能會錯失及早矯正的時機,就目前的技術而言,全基因檢測是一個值得考慮的檢查。

過去我幫幾位診斷腦性麻痺的小朋友分析的經驗發現,腦性麻痺的兒童中,可能有一部分人的確合併有先天異常,特別是基因異常。

之前一位腦性麻痺的小弟弟的媽媽也擔心他的小孩有潛在的先天異常,因為要生下一胎,所以請我幫忙檢測。全基因檢測的結果發現,這位小朋友有SOX9基因的異常,這基因與胚胎發育有關,會造成多發性病變,其中一個會造成骨骼發育異常,特別是手腳趾長度,仔細檢查後,果然發現小朋友腳趾第二-三節較其他指頭短,這是這基因異常的一個特徵,但很難發現,這小朋友還有其他問題,包括喉頭軟化無法呼吸、漏斗胸等。

基因的異常可能會造成多種看似不相關的身體異常 ; 反之,當將基因問題找出後,這些看似不相關的變化,就能連貫合理解釋。

回到現在這位小朋友,他的基因檢測沒看到特別的基因問題,但因為做的是外顯子(whole exome sequencing,WES),大約15%的基因變化會測不到,應該不是基因的問題造成 ; 一個方式是進一步做更完整的全基因定序(whole genome sequencing,WGS)確認。

找出真正的病因很重要,因為這樣才能掌握疾病的特性,有正確的方向,在醫學可知的範圍內做到最好的照顧,幫助腦性麻痺的小朋友體驗他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