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的健康來自身體系統的衡定狀態

疾病發生的原因之一,是因環境變化的刺激負荷讓身體系統的無法做出適當的反應。

免疫系統太強並非好現象,新冠肺炎會致命的原因之一,是因為身體被感染之後,免疫系統反應過強,產生細胞激素風暴 (cytokine storm),造成肺泡中充滿大量因免疫反應製造出的黏液,最後淹死自己。

人有兩萬多對基因,可能大家對它們不熟,不過基因們彼此會交互作用執行特定功能,自發地維持身體系統衡定,確保身體能健康運作。要維持健康,就避免作會破壞系統衡定的事情,例如暴飲暴食。

醫療的工作,主要是幫助維持系統穩定 ; 其實大部分疾病都是身體自己修復痊癒的,要對自己的身體有信心。

所以衡定最重要。健康來自穩定運作且功能正常的系統,這是系統醫學的核心概念。

癌症與維他命D的關係

透過大數據,我分析了一千多個人卵巢癌基因體表現的資料,發現癌細胞的功能有個值得注意的變化:

  1. 維他命進入細胞有困難
  2. 維他命D的合成出問題

現在知道維他命D低會增加癌症風險,但是大型研究卻發現,補充維他命D無法改善癌症進展,這兩個看似矛盾的結果,原因應該像是上面的發現” 維他命進入細胞有困難”,所以在有癌症之後,吃多了也沒用的緣故。

維他命D濃度可抽血檢查,我發現幾乎每個人結果都是 ”不足” 。 建議維他命D還是該適量補充,因為維他命D濃度低會增加癌症風險。

ACE2基因與新冠肺炎的標靶治療

現在已經知道新冠病毒會引起肺損傷及肺纖維化。

雖然不是100%都會肺纖維化,但發生後,肺會變得像菜瓜布,功能將受影響。

人體ACE2基因是關鍵。

ACE2基因作用相當複雜,它是新冠病毒進入人體的入口, 但是ACE2基因具保護作用,當表現不足時,會在病毒感染後造成肺損傷。

如何防止肺損傷及肺纖維化 ? 就是用ACE2蛋白治療。

維也納公司APEIRON已經發展出一個新藥APN01,這是基因重組ACE2蛋白,目前已經在中國進入第二期臨床試驗,人體耐受良好。

若是成功,可以有兩個效果 :

  1. 病毒進不了人體,  

  2. 避免肺損傷及肺纖維化後遺症。

血友病 -隱形的基因疾病

血友病(A,B型)是基因疾病,會遺傳,最常發生在男孩身上,原因常常是因為媽媽身上有異常基因帶原,但自己不會有症狀,若生下男孩帶有這異常基因時,這男孩就會生病,所以說它是隱形的基因疾病。

這些基因(F8,F9基因)位於X性染色體上,因為男生只有一個X性染色體, 上面的基因異常時,就會造成疾病。

另外有一種較少見的C型血友病,是F11基因異常所致,這型與性別無關。

血友病會因缺乏特定凝血因子,無法凝血,當造成內出血,嚴重時會死亡。

除此之外有許多凝血疾病,與不同基因有關 ; 我用hemophilia為關鍵字查了一下資料庫,目前已有近900個基因變異點被報告出來。

有沒有基因無異常,可以做(產前)基因檢測得知。

不會被愛滋病感染的基因體質

有些人不會被病毒感染,是體質好嗎 ?

與基因有關。

有一小部份的人,不會被愛滋病感染,原因是他們身上的CCR5基因有變異,造成愛滋病毒無法進入這些人的體中,因為愛滋病毒需要靠這CCR5基因產生的接受器結合,才能進入細胞。

不過這些人碰到流感時,症狀反而會很嚴重,因為CCR5基因也是種免疫基因。

真的是有利有弊,沒有人有完美的基因。

這就是基因體質,每個人的基因體質不同,同時知道自己的長處及弱點,才能趨吉避凶。

新冠狀病毒呢? 還不清楚,但已知它會經由ACE2基因進入人體,這基因與心血管疾病有關。

癌王的弱點

最近幫一位胰臟癌的患者分析基因,她在開刀後,發現腫瘤指數仍持續增加,腫瘤科醫師使用化療,標靶藥物,及免疫治療,都擋不了腫瘤的生長,目前指數已經飆到好幾千了。

為了掌握腫瘤特性,我幫忙分析腫瘤中的基因,發現其中有KRAS基因突變。

胰臟癌若有KRAS突變,即使用標靶藥物,效果也不好,不幸的是腫瘤中的KRAS基因突變機會高達95%,這就是胰臟癌相當難治療的原因之一。

不過美國猶他大學的醫療團隊發現一個現象,胰臟癌有KRAS突變,單用標靶藥治療時,會誘發細胞一個特別的反應(autophagy, 自噬),這反應等於是幫癌細胞清除壞胞器,反而會救了癌細胞,所以單用標靶藥效果不佳。

猶他大學在試了幾百種藥物組合後,發現用trametinib(標靶藥,MEK1/2抑制劑),加上一個簡單的老藥,讓一個胰臟癌轉移末期病人,癌指數降低了95%,腫瘤變小,效果相當戲劇化,這結果已經發表在2019年Nature medicine期刊上,並擴大進行臨床試驗。

這神奇老藥是誰 ? 就是治療瘧疾的”奎寧”

因為奎寧可以抑制自噬,所以讓標靶藥trametinib的作用可以充份發揮,殺死癌細胞,治療胰臟癌。

KRAS突變的癌症(RAS-driven cancer)向來難醫治,但是標靶藥MEK1/2抑制劑加上奎寧的合成效果,可能是將來治療這類癌症(不只是胰臟癌)一個突破性的治療方式。

常見的疾病是 “基因” + “後天因素” 交互作用的效果

常見的疾病(癌症,糖尿病…等)是如何發生的?

簡單的說,是 “基因” + “後天因素” 交互作用的效果,不同疾病,兩者的比重不同。

其中的基因,差不多就是大家說的 ”體質”, 但複雜的多。 例如免疫能力就是由基因(例如HLA基因)決定; 免疫能力異常與相當多的疾病有關。

我的經驗是:

癌症與基因有明顯相關; 年輕就罹患癌症,有基因異常的可能性較大。

第二型糖尿病(成人常見)的基因因素比重較小,後天環境因素較大。

… 還有很多…

常常不只一個基因出問題,換言之,常見疾病(癌症,糖尿病…等)是多基因疾病 。

可以用這圖表示,大家可以想想如何預防疾病。

CCL2基因與失智症

有些基因與失智症有關, 例如CCL2 基因, 最近我分析基因時發現有些人身上這基因致病變異.

目前知道失智與發炎狀態有關.

CCL2基因負責一種趨化激素, 異常時會造成神經發炎, 導致失智.

剛看IJMS期刊 2018有篇論文 (https://doi.org/10.3390/ijms19030831
), 其中有討論治療方式, 目前有藥物正在發展中, 或是植物萃取物, 例如Resveratrol(白藜蘆醇)或Berberine(小檗鹼) , 針對CCL2基因異常造成的神經發炎, 具有神經保護作用.

基因 -健康及治療疾病之鑰

基因在疾病或健康的重要性,遠比想像中大,但是很少有醫師治病前會先比對病人基因體質再下藥,預防醫學也很少提及這關鍵,這部分一直被忽略。

不過現在趨勢正在改變,新世代醫療強調利用個人基因體資訊,幫助醫師及病人選擇最適合的方向,讓治療更精準 。

根據統計,17個人之中就有一個人身上有單基因異常。目前有超過一萬種單基因疾病,有些會直接造成明顯的健康問題,不過大部份是叫不出名字的基因疾病,但會默默作怪,累積傷害,造成不明身體病痛。

再加上常見的多基因複雜疾病(癌症或糖尿病等),高達65%的身體疾病與基因有關。

疾病治療關鍵常常就藏在基因之中,因為基因會決定疾病特性,及治療的方向。不過以前沒辦法用合適的價格大範圍檢查基因,再加上基因作用較難理解,很少醫師會提這件事。

不過近來現基因醫學進步很快,全基因檢測變得便宜又快速 ; 不同的基因異常,很多都可以在醫療資料庫中找到最新最好的處理方式,早些認出,採取適當對策,對健康會更有幫助。

人的健康,除了自身體質之外,也與環境息息相關,其實兩者相互作用,密不可分。

體質由基因決定,身體隨著環境反應。基因是整個人體健康系統的關鍵,有了基因體資料,加上後天環境因素資料,可以更清楚的掌握生病關鍵。

系統醫學將人體系統視為一個整體,將生理,心理和環境的相互作用結合在一起。系統醫學利用資料科學和系統生物學,並根據患者的基因體資訊,心理行為和環境考慮人體內的複雜相互作用,找出最適合個人,量身訂製的處理方式, 而不再使用公式化的醫療處置。

人體是自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當內在與外在不調和時,人體的機能便會受到阻礙,進而導致疾病。 在西醫中, 以這概念為核心的,就是系統醫學。

身材短小可能是基因異常引起

身材短小,小男生一直沒辦法轉大人,可能是基因異常的關係。

日前有位15歲的”小男生”轉介到我這檢查,原因這位王小弟(化名)一直長不大,幾年前就媽媽開始覺得有問題了,因為小他好幾歲的弟弟,都早已進入青春期,兩個人外觀及身高差異相當明顯。

他在其他醫院做許多檢查都找不到原因,外觀看來像是小學六年級的小孩,外生殖器像兒童般沒有發育, 此外,學習能力也較差,抽血檢查男性荷爾蒙相當低。

我直接幫他排了全基因外顯子定序。 結果發現是PHF6基因異常引起的

” Borjeson-Forssman-Lehmann 症候群 “


除了生長遲滯,性腺發育不良及學習遲緩之外,王小弟身上有些小細節,例如耳朵較大(圖),指尖變細,都印證了是這疾病。 當基因異常確認了,發現原來治療方向需要調整,例如王小弟需要的是使用男性荷爾蒙治療。

所以身材短小除了染色體及常見的SHOX基因外,也要考慮其他基因的異常。